幸运pk10注册_幸运pk10官网_幸运pk10

幸运pk10计划:《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六章 扬州城的生死对话

2019年09月10日09:39  来源:济宁新闻客户端  作者:杨义堂

苏禄国大型使团从瓜洲古渡重新起航,这时候,雨已经停了,乌云散去,露出瓦蓝瓦蓝的天空,就像被清水洗过一样,那么清澈透明。太阳已经偏西,东边的天空出现了一道七色彩虹,那么美丽,那么璀璨夺目!

这是上苍对他们最高的赞礼吧?赞叹他们为跨越长江经历了一番生死搏斗,取得了胜利!

行不多远,一座巍峨的大城映入眼帘。张谦带着惊喜说:“快看啊,广陵古城——扬州府到了!”

只见前方一座青色的城池,城墙四角上各有一个高耸的箭楼, 南面城墙上有三座城门,城门上面各有一座双重飞檐的谯楼,下面还有水陆两栖的城门。整座城池都被碧波荡漾的护城河包围着,仿佛一座巨大的战船正要扬帆起航。

东王问张谦:“张四弟,大明不愧是中华上国,这一路走过的城市,一座座都是天堂美景,却又各有不同,这扬州府比我们经过的泉州、杭州、苏州怎么样?”

张谦说:“扬州是中国古代九州之一,一般不和苏杭二州相比,倒是和内地的四川益州有一比,叫做‘扬一益二’,意思是天下的藩镇,论起富有来,扬州第一,益州第二,繁盛程度超过了当时的西京长安和东都洛阳。”

东王张大了嘴巴,惊讶地说:“我们经过的苏州、杭州就已经是人间天堂了,那我倒要好好看看,这天下第一富有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

在扬州正南门——安江门外,大运河的东岸,有一座粉墙黛瓦的大院子,门前插着一杆高高的旗杆,上面飘着一面蓝色的大旗,旗上写着三个黄色的大字——“广陵驿”。不用说,这就是扬州府的水陆驿站了。那高高的门楼前有一溜拴马桩,拴着几匹马,靠河是一溜长长的码头,停泊着十几条官船。码头上,正有一群身穿各色官服的人站在那里迎来送往。

东王一行泊好船,东王、西王、峒王妃和三位王子一起上了码头。张谦正与门口的官员接洽,中间一位身穿四品服色的官员正是扬州知府孙大新,大约四十多岁,白白净净,一身书卷气,显得温文尔雅。

孙知府刚刚送走了一拨客人,得知新来的这一拨客人就是从苏禄国来朝贡的使团时,高兴地说:“欢迎从苏禄国远道而来的贵宾,下官已经接到圣旨,早已吩咐下去打扫好了客房,就等着你们来了!”

东王抹抹额头,表示感谢,说:“谢谢,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上一晚,还要再麻烦给我们准备好到下一个城市需要的食物,其他就不用了!”

西王和峒王妃也都随声附和。

孙知府作揖道:“王爷先住下再说,不用这么着急走,在我们扬州城好好看一看,你会喜欢上这里的!”

东王说:“我喜欢这里有什么用啊?我还要尽快离开去见皇帝,然后尽快回到苏禄岛,去见我的母后呢!”

孙知府陪着他们说着话,走进了驿站大门,只见影壁墙上刻着一首诗:

“过广陵驿

萨都剌

秋风江上芙蓉老,阶下数株黄菊鲜。

落叶正飞扬子渡,行人又上广陵船。

寒砧万户月如水,老雁一声霜满天。

自笑栖迟淮海客,十年心事一灯前。”

东王看看上面一行一行的字,笑着说:“这又是一首唐诗吧,我的儿子温哈剌看见,应该又拔不动腿了吧?”

孙知府笑了,说:“这可不是唐诗,是前代诗人萨都剌题刻在上面的,我们这座驿站,可是很有名气,历代的诗词都有,你看镶嵌在这墙上的,都是诗碑,瞧这一块,就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诗。”

二王子温哈剌挤到前面来,大声叫道:“我知道白居易,杭州西湖有一个白堤,就是他修的!瓜洲古渡有一首他写的诗‘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

孙知府惊讶地看着温哈剌,不停地点着头,说:“是的,是的,这位王子好聪明,你们这一路过来,真是学到了不少东西啊!”

石碑上面的字很小,而且有些模糊,孙知府说:“看不清楚是吧,我来给大家背诵一下吧:‘扬州驿里梦苏州,梦到花桥水阁头。觉后不知冯侍御,此中昨夜共谁游。’白居易曾在这扬州驿里住过,也是从苏州来到这里,他怀念起在苏州的朋友冯侍御,不知道冯侍御昨晚和谁在一起游玩了!”

温哈剌摩挲着诗碑上面的字,说:“写的真好啊,我都听懂了,我今夜也做个梦,看看能梦到谁!”

西王已经不耐烦了,大声说:“什么梦不梦的,这都半天了,还没有走进驿站里去呢,我又饿又累,受不了了!”

峒王妃“哼”了一声,说道:“他要能听懂,倒是奇怪了!我本来也挺累的,看到这些诗词,突然想要是能唱出来,那该多好啊,也就这么想想,就又不累了!”

孙知府看着这位栗色皮肤的美人儿,更加惊讶:“啊,除了王子,这位女王也这么喜欢我们的诗词啊!”

西王说:“行,你们就把那些破石头当饭吃吧!”

孙知府对身边的驿丞说:“这位王爷已经饿坏了,好吧,那就尽快安排房间,晚上我来宴请远方的客人们!”

大家一起来到院子里,驿丞立即招来驿卒们,一一分配好房间让大家休息。可是驿站里只有一百五十间房子,根本不够用,驿丞又在运河西岸的客栈里号下了客房。

东王刚要走进房间休息,就看见葛木宁和毕碧卜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打盹,东王一下子明白了,她们都在等着自己。

东王看看葛木宁,又看看毕碧卜,一下子作难了,怎么办好呢?他走近葛木宁,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走吧,进去吧,我们进去休息。”

葛木宁用手推开东王,说:“你陪着毕碧卜吧,我年龄大了,不能伺候王爷了!”

东王认为葛木宁生气了,就说:“谁说你大了?你还没有我年龄大呢!”

葛木宁坚定地说:“我是女人,哪能和你王爷比?你去陪着毕碧卜吧,我都有三个儿子了,毕碧卜还没有一个孩子呢!”

东王迟疑地说:“这,这——”

葛木宁一把推开他,说:“我说的是真心话,你去叫毕碧卜吧,她在那里等着你呢!”

东王走近毕碧卜,毕碧卜眼前一亮,她没有说话,心却扑通扑通地跳着,随即温顺地迎了过去,和东王一起进了屋。

葛木宁的女仆哈拉一林和毕碧卜的女仆息安剌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看到东王和毕碧卜进来了,哈拉一林生气地“哼”了一声,跺着脚离开了房间。息安剌对着毕碧卜做了一个鬼脸,毕碧卜把她推出房间,说:“去,该干嘛干嘛去!”

葛木宁还静静地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哈拉一林和息安剌都过来劝她去休息,她说:“你们不用管我了,我想在这里坐一会儿。”

这一幕,都被住在另外一个房间里的峒王妃看到了,她没有休息,而是从门缝里悄悄地看着外面的这一切。开始的时候,看到葛木宁和毕碧卜坐在院子里等东王,她也为东王发愁,后来看到葛木宁谦让,最后毕碧卜和东王一起走进房间的时候,她心里想:你不是对葛木宁很忠贞,不能接受别的女人吗?那为什么还连续两天都去毕碧卜的房间呢?看来你还是能够接受别的女人啊!我和毕碧卜相比,怎么样呢?我可是比她更年轻,更富有,更美丽!她只是一个珍珠商的女儿,而我是巴西兰岛的岛主,丈夫去世了,儿子也不在了,我是没有什么负担了,我也该想想我自己的事情了!下一步,我该依靠谁呢?

峒王妃想着想着,她自己又“呸”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我怎么这么不害臊呢,儿子小山坡才刚刚去世一个月,就想别的男人了,不想他,谁也不想!

这时候,驿站里面的厨房里早已经忙活开了,驿丞从城里十几家饭馆里找来厨师和店小二,他们做菜的做菜,摆座椅的摆座椅,这可是三百四十多人的大型宴会啊,广陵驿还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大的席面儿!

太阳落山的时候,宴席已经准备完毕,扬州知府孙大新和驿丞一起过来请苏禄国的客人们入席,连同住在外面客栈里的客人,主宾一共开了三十五桌。

孙知府率先举杯,朗声说道:“诸位苏禄国来的尊贵客人,一路随行的张公公,大家一路上辛苦了,欢迎来到我们扬州府。作为古代九州之一,扬州是大运河最初开凿的地方,春秋时称‘邗’,秦、汉时称‘广陵’、‘江都’等,汉武帝时,在全国设十三刺史,其中就有扬州刺史。隋朝时期由吴州改为扬州,唐代时,广陵进入鼎盛时期,不仅是东南政治中心,同时也是江南漕粮、淮南盐运和对外贸易中心,正是‘江淮之间,广陵大镇,富甲天下’,大家远涉重洋来到这里,一定要好好看看我们这有着‘天下之盛,扬为首’美誉的扬州城。好,我代表古城扬州的百姓,敬诸位贵宾一杯酒!”

孙知府说一句,张谦就给苏禄岛的客人们翻译一句,这时候已经开始上菜了,大家又饿又累,有些人已经等不急了,西王那一桌早就开始嗷嗷叫着下手了!

孙知府笑哈哈地结束了致辞,他说:“请大家品品我们扬州菜,跟你们家乡的饭菜和这一路走来的福建菜、杭州菜有什么不同?”

月亮出来了,虽然没有在寒山寺时候的明亮,却也格外皎洁,与院子里红红的大灯笼交互映衬着。一个个驿卒托着放满汤盆或者菜碟的木盘来来回回穿梭于各个餐桌之间,他们高声叫着:“小心了,别烫着!”

整个晚宴现场就像一锅新煮好的饺子,变得热气腾腾。

一会儿工夫,每张桌子上都摆满了拆烩鲢鱼头、桂花盐水鸭、醋熘鳜鱼、清炒芦蒿、清炒虾仁、雪冬烧山鸡、奶汁肥王鱼、天下第一球、等十几道大菜,还有腌制酱菜、小香菇、煮干丝、平桥豆腐等,真是风味清鲜,清爽悦目。

苏禄国本就是一个还没有完全开化的地方,客人们又累又饿,一下子享受到这么好的扬州大餐,一个个流着哈喇子,连汤带水,吃得津津有味。

扬州知府频频敬酒,东王、西王等人都喝得十分尽兴。

客人们吃饱喝足,都先后回房间休息了,东王拉着张谦,对孙知州表示感谢,准备送知府坐船回府。

孙知府却生气地说:“干什么要赶我走呢,这晚宴只是一个开头,正式的活动还没有开始呢!”

东王问:“什么活动,这都什么时候了?”

孙知府喝得很高兴,意犹未尽,说道:“走,跟着我,夜游扬州,听曲儿,赏月,作诗,好戏还在后头呢!”

东王拗不过孙知府,只好召集人一起去。酒足饭饱的客人们只想早点休息,最后,只有东王、峒王妃和三位王子愿意跟着去赏夜景。西王已经喝得不省人事,可是孙知府非要拉着他去,说:“你们这是三个岛上的王爷和王妃,都是重要客人,都得去!”西王推迟不过,也只好跟着去了。

他们坐上广陵驿的一条大游船,沿着护城河缓缓地前行。

夜晚的护城河有些凉意,高大的城墙的倒影黑魆魆的,半圆的月亮照到河里,特别清幽,唯有一条条挂着灯笼的游船经过,将女人的笑声和摇晃的灯影挥洒在扬州郊外的夜色里。

游船通过水城门进了扬州城,眼前豁然开朗起来,运河两岸都是酒肆客栈、沿河商铺,这个时辰正是酒肆客栈热闹的时候,商铺也没有打烊,商家门前挂着的红灯笼连成了长线,沿着运河两岸伸展出去,一眼望不到边,运河瞬间成了一条闪耀着灯火的河流,将夜空映照的如同红云!这灯影里的扬州夜景,就像是一条天上的街市!

他们的游船在城区运河里穿行着,一道一道的石拱桥从头上穿过,将桥上游人的说笑声撇下很远很远。

二王子温哈剌突然问扬州知府:“知府先生,扬州夜景太美丽了!有没有写这种夜景的唐诗呢?”

孙知府说:“有啊,写扬州的诗太多了,像今晚这种夜景的唐诗也不少,比如张祜有一首《纵游淮南》:

‘十里长街市井连,

月明桥上看神仙。

人生只合扬州死,

禅智山光好墓田。’”

温哈剌又问道:“什么意思啊?怎么人生只合扬州死啊,这里是好坟墓,还能是好地方吗?”

东王听了,也连连摇头:“对,温哈剌说的对,这一路上听到的唐诗都不错,就这首不好,写的这是什么啊?”

孙知府说:“你们说的都不对,这首诗的意思是说,扬州城十里长街集市相连,在月明桥上看女人就像神仙一样,人生最好是死在扬州,禅智寺前的山光很好,正好可以做墓田。这是夸奖扬州风光好的要死了的意思。”

东王依然坚持说:“不对,说的不对,这里再好,也不能说死在这里啊!”

孙知府生气地说:“给你们说不明白,这是我们唐诗当中一首有名的好诗,说扬州好到极顶了,好到死了!”

东王也急了,说:“我虽然不懂唐诗,但是这首诗确实不好!死啊、墓田啊什么的,多不吉利啊!”

两个人都喝了一些酒,谁也不让谁,一个说是好诗,一个说不吉利,眼看二人争执个没完,张谦就不再为他们翻译了。

都马含生气地对着温哈剌说:“都怪你,净冒充会什么唐诗,这倒好,父王和这里的知府吵起来了,你说怎么办吧?”

温哈剌吓坏了,赶紧说:“知府先生,父王,你们别吵了,都是我不好,我再也不说什么唐诗了!”

东王说:“这事儿,和你没关系。”

他们二人说着对方听不懂的话,慢慢觉得没意思了,各自坐在船上生闷气,也没有人再有心情欣赏扬州的美景了。

峒王妃劝东王:“东王大哥,人家知府是好心,请我们吃饭,又陪着我们看风景,你怎么说恼就恼呢?给知府道个歉,今天可是你不对啊!”

东王推开她,说:“那也不能拿死啊、墓田啊来说事儿,还硬说是好诗,我不懂,我儿子可是懂唐诗的啊!”

驿丞一看不好,就吩咐游船原路返回,先到广陵驿送东王等人回去休息,再送知府大人回府衙。

毕碧卜满怀期待地等着东王,可是东王进了屋就倒头大睡,一觉到天空放亮,毕碧卜就在床上坐了一夜,失望得不得了。

第二天一大早,东王醒来想起昨晚和孙知府因为一首唐诗吵闹的事情,觉得有些不对,但是他又劝自己:谁让他说那首死啊、墓田啊的诗歌来着,告诉他这首诗不是什么好诗,他还死活不改,也是他的不对。

眼看着红红的太阳已经升高了,苏禄国的人们也都起来了,可是知府却没有来安排他们的早餐,东王和张谦一起来到厨房,里面却空无一人。东王心想:真是奇怪了,难道昨天得罪了知府大人,就不再管我们的事情了吗?我们以后几天的食物还没有着落呢!

峒王妃也起来了,她走到院子里,一看到东王就笑着问道:“东王大哥,昨夜睡得怎么样?”

东王说:“别提了,一觉睡到天明,唉,先别说这个了,看,孙知府也不来了,这里厨房也没有人,我们没饭吃了!”

峒王妃说:“昨晚就是怨你,人家知府宴请你,还带着你夜游扬州城,多么尽心,你倒好,和人家吵起来了,你说怎么办吧?”

客人们都起来了,聚集在院子里,西王问:“我们去哪里吃早饭啊?他们怎么不管我们了?昨晚我喝多了,好像听见东王爷和知府吵架了,还要死要活的,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没有人给他解释,也没有人搭理他,西王大声说:“你们说,怎么办啊?难道要我们在这里饿死不成?”

正在吵闹中,孙知府和驿丞二人走了进来,看到大家都在院子里等着,孙知府说:“哦,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忘了告诉你们了,我们扬州是个很惬意的城市,早晨都不起早,而且还要去茶楼里吃早茶,走吧,我这就带你们去一个最有名的茶楼吃早茶!”

大家都高兴起来,三位王子高兴地说:“太好了,太好了!”

东王看到知府并没有因为昨晚的失态而和自己过不去,心里更加惭愧了,他对孙知府说:“真对不起啊,昨晚真是喝多了,让你生气了吧!”

知府打断了东王的话,说:“不要说什么道歉的话,我也是喝多了才乱说的,说的什么也都不记得了!”

东王还想再说什么,孙知府已经扭转身,带着大队人马坐船进城去找茶楼了。

客船在一处酒楼前停下,孙知府先下船,照顾大家上岸,驿丞早就跑去茶楼联系座位了。

一楼挤得满满当当,连院子里也加满了桌子,驿丞对大家喊道:“苏禄来的客人,我们都上二楼!知府大人今天早上已经提前过来安排把二楼腾出来,大家赶紧坐吧。我们扬州城的百姓们早晨都要到茶楼吃早茶的,你们品尝品尝我们扬州的早茶,看看怎么样!”

伙计一边端着大托盘给大家上点心和面食,一边高声报着菜名,软乎乎的千层油糕、酥脆可口的双麻酥饼,一盘盘都是那么好看,好香,好味道!还有干菜包、野鸭菜包等等,琳琅满目,色香味俱佳。伙计唱喏的声音,响亮又自豪!

东王问道:“不是说吃早茶吗?那茶水呢?”

孙知府哈哈大笑:“我们扬州的早茶,其实就是早点,很精致,要慢慢吃,一边和亲朋好友天南海北的乱聊,要拿出功夫来吃,千万不能着急,这就是早茶的意思!”

毕碧卜和峒王妃都吃得满嘴流油,峒王妃说:“真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早餐,不,我说错了,是早茶。”

葛木宁问儿子们:“孩子们,你们吃的怎么样啊?”

三位王子一起叫道:“太好了!”

那位大珍珠商一直很少说话,他也叫道:“这生活,没的说啊,别管在这里能挣多少钱,这里生活真是滋润,真不想走了!”

孙知府说:“先别这么说,你们东王是穆斯林,我今天陪着你们去一个回回墓,是一位穆罕穆德的嫡系子孙的墓,一会儿吃过早茶,我们就去看看。”

东王一听这里有穆圣嫡系子孙的墓,十分惊讶,说:“穆圣的嫡孙怎么会葬在这里,不可能吧?”

孙知府说:“您先别说不可能,我们一会儿就去,你是穆斯林,你看看就知道了!”

吃过早茶,孙知府就带着他们来到了运河东岸的一处土冈上。

这座墓园坐东朝西,正门临河,门额上的刻石上写着“西域先贤普哈丁之墓”。照看墓园的当地回回人接到官府告知,早就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了。

一名头戴白帽的老阿訇和他们见过面,领着他们走进里面。

直对大门的是石阶甬道,石阶两旁是浮雕石栏,雕刻着狮子戏球、鲤鱼跳龙门、三羊开泰等吉祥图案,渗透出浓厚的民间文化氛围。走到台阶尽头,就是墓区门厅,门厅上方嵌有“天方矩”石额。

老阿訇说:“你们看,这‘天方矩’三个字的意思来自阿拉伯的典范人物,是赞美普哈丁的。”

过门厅是一处幽静院落,院中有一株银杏树,枝繁叶茂,浓荫覆盖。院内南北两侧各有一座门亭,过北门厅为墓地区。正中为普哈丁墓亭。墓亭平面呈正方形,四角是攒尖式筒瓦顶,墓亭四面均有拱门可入内。普哈丁的墓葬位于墓室中央地下,上有五层青石墓塔,每层塔石上都雕有牡丹、缠枝草和如意形花纹。墓顶为砖砌的穹窿顶,正中悬着一个用阿拉伯文书写的木质方匾。

东王认识阿文,他轻轻地读了起来:“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主的钦差。”

老阿訇看看东王,说道:“真不错,王爷能把这上面的字都读出来!”

东王说:“这几句话,当然会读,而且千万不能忘了,这是我们穆斯林最最重要的几句话啊!”

在普哈丁墓的东南侧,还有一些墓亭和墓碑,东王一一看过。老阿訇说:“这是后来来到扬州的西域穆斯林圣贤墓葬,他们仰慕普哈丁,愿意死后葬在这里,陪伴圣贤。”

东王问:“长眠在这里的这位普哈丁,真的是穆圣的嫡孙吗?”

老阿訇说道:“普哈丁真的是穆罕默德的第十六世裔孙,于南宋咸淳年间来到扬州。在扬州期间,他弘扬伊斯兰教传统美德,扶弱济贫,广交朋友,做了不少好事。普哈丁主持建造了著名的仙鹤寺,与广州的怀圣寺、泉州的麒麟寺、杭州的凤凰寺齐名,同为我国东南沿海伊斯兰教的四大清真寺。普哈丁在扬州生活了10年,其间,他也曾回西域3年,后又来到我国各地传教。有一年夏天,他乘船沿古运河南下,抵达扬州之后,还没有上岸,就在船中归真了。当时的扬州郡守是他的好友,根据他生前的遗愿,将他安葬在这片古运河东岸的土冈上。”

东王听了,赞叹地说:“还真的是穆圣的嫡孙啊,太难得了,有这么多的圣教先贤来中国,并且在这里传教门,建清真寺,功劳卓著,我如果能像他们一样,在这里传教和生活,死后也葬在这里,那该多好啊!”

峒王妃听了,笑着说:“昨晚你还记得吗?自己和孙知府吵得一塌糊涂,还记得是为什么吗?”

东王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说:“当然知道,我昨晚喝多了,因为一首唐诗和孙知府吵了起来,现在看了这座先贤墓园,我一下子醒悟了,那首诗写的太好了,代表了我的心声,那首诗是怎么说的来着?”

温哈剌跑到前面,大声背诵道:

“十里长街市井连,

月明桥上看神仙。

人生只合扬州死,

禅智山光好墓田。”

东王感叹地说:“对啊,人生只合大明死,古运河畔好墓田!”

大家都为他真诚坦率的话语鼓起掌来。

东王对孙知府抹抹额头,说:“我真诚地向你道歉,我喝多了,说了不礼貌的话,请你原谅!”

孙知府说:“你说什么了?我昨晚也喝高了,你说的什么,我说的什么,我都不记得了,还道什么歉啊!”

东王说:“那就不说道歉,就说感谢吧,谢谢你的热情款待和精心安排,我知道扬州是比天堂还要好的地方,是圣贤都愿意死在这里的地方!”说得大家都笑了。

东王一行回到广陵驿,孙知府给他们准备好了足够多的牛羊肉、米面和好酒,亲自把他们送上北上的客船。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返回首页